欢迎访问庆阳法院网,今天是 2021年04月22日 星期四
基层法院: 西峰区 | 庆城县 | 环县 | 华池县 | 合水县 | 正宁县 | 宁县 | 镇原县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母亲的希冀

来源: 作者:刘怀渊 责任编辑:庆阳中院 发布时间:2020/8/3 15:44:22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每个母亲都有自己的心愿。作为众口之家的主心骨,李怀琴的心愿就是把一家人的日子过出生命的底色。

1960年出生的李怀琴,十九岁那年从环县虎洞乡嫁到小南沟乡杨胡套子村卧牛湾。丈夫苗玉州比她大三岁,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李怀琴刚嫁过来的时候,丈夫家中一起生活的有五个老人,除公公婆婆外,还有二伯、三伯和三婶。二伯打了半辈子光棍,好不容易成婚,不曾想妻子与他生活没几年便离家出走了,走时把自己从前夫家带过来的女儿留了下来,长大后从苗玉州家出嫁。三伯三婶一辈子没生养孩子,晚年抱养了一个孙子,待孙子长大成人,他们老两口才与孙子一起生活。

婚后,李怀琴共生育了7个孩子,老五是男孩,其他6个是女孩。
原本家中孩子多,老人多,日子苦点没什么,只要两口子能吃苦,多干活儿,总能好起来。天有不测风云,1994年,这一年对李怀琴是记忆尤为深刻。丈夫苗玉州为了挣钱养家糊口,在给牧场拉电时不慎摔伤卧床,家里顶梁柱轰然倒塌。为了给丈夫看病,李怀琴变卖了家中六十只绵羊和大部分粮食,还欠了亲戚朋友一大堆账。

1997年7月份,卧床三年,久治不愈的丈夫耗尽生命的最后时光,带着太多遗憾与千万般不舍,抛下他相依相偎、同甘共苦,还挺着大肚子的妻子,六个头高头低,都还年幼的孩子和年迈老人,撒手离去。

二十多年后,李怀琴每每回想到那段日子,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如何撑到现在的……
丈夫去世那年,最大的女儿才12岁,最小的女儿尚在腹中。丈夫去世前夜对她说:把老人扔下,带六个孩子去娘家门上住。但是李怀琴心里明白:她若一走,年迈的婆婆一个人也没命了,当时她也没打算自己的后路,看着几个孩子和老人,只能拼死拼活干,慢慢让几个孩子一天天长大,再也毫无办法。
屋漏偏逢连夜雨,1997年,生活给李怀琴又是当头一棒,丈夫去世两月前,生她养她的母亲撒手人寰。母亲临终前,她因为要照顾卧床的老公和一大家子老小,直到母亲咽气也没能赶到身边,这成为她一辈子的遗憾。

母亲和丈夫接连去世,家中尚有年幼孩子和年迈婆婆需要照料,还有上百亩山坡地要耕种,家里杂七杂八活在等着她,这一年,李怀琴刚37岁,正值青年,体重却不过百斤,生活的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但她毫不畏惧。

子幼婆老,干活帮不上忙,李怀琴只有自己坚持,二十几年来,她从来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家里活实在太多了,凌晨天还不亮,李怀琴就起身套牲口犁地。到了割麦季节,趁着早起凉快,把手电筒架在高处照亮,一个在地里割麦子。她是个热心肠,遇到邻居家过事,就半夜起来给羊、牛草料添上,饭做好留在锅里,一切安顿停当后,赶紧去给邻居帮忙。

家里的老房子年久失修,屋顶漏水,土炕坍塌,她只能用木板支起凑合睡,到了冬季四处漏风,寒彻入骨,她暗暗下定决心改变眼前一切。

丈夫去世第二年,李怀琴想办法推开新庄地基,手里没钱,又耽搁了一两年。后来还是找娘家哥帮忙,赊了些砖,没钱箍窑,只能等攒点钱再建,平日领大点女儿不分春夏秋冬,不分白天黑夜自己干,才把三孔砖窑建了起来,时至今日还欠匠人工钱没结清……

孤儿寡母,日子自是艰难。丈夫在世时,就算看病花钱,卧床不能干活,但最起码还有个可以陪她说话的人,日子过的再苦再累,心里还有个盼头,还有寄托。自打丈夫去世,李怀琴好像变了一个人,话也少了,整天就是埋头没日没夜干活。她心想:自己不能倒下,如果自己倒下了,孩子咋办?老人咋办?她是个生来就好强的女人,啥事不愿意求人,别人一家子干农活,她不甘心落后,就偷偷的晚上干。

起初,家里太过困难,李怀琴把小女儿送养给别人,后来她心里总不踏实,想着六个孩子能养大,七个也能,又去把小女儿要回来自己抚养。她默默告诫自己,只要活着,就要撑住一口气把孩子养大。儿子五岁时,家里有三囤麦子,懂事的他安慰母亲:妈妈,三囤麦子吃了,我们就长大了。
大女儿、二女儿嫌她一个人太辛苦,很早就辍学回家帮她干农活。日子都是黑夜白天连轴转干,她半夜就起来干,天亮了女儿来跟着干,农忙时候,盼着一天能成三天,收麦子天更是不敢睡觉。

她是一个平凡却伟大的女人,能干又孝顺。总是给婆婆穿新衣,而她却穿着婆婆的旧衣服上山干活儿。都说父母言行是最好的家教,前年母亲节那天,儿子苗会凯用打工赚的钱给她买了一台新手机,李怀琴没舍得用,给了婆婆。她觉得婆婆可怜,只有一个儿子,还早早地走了。去年七月份,八十四岁的婆婆去世了,临终前,已经意识模糊的老人嘴里反复念叨着一句话:儿媳妇好、儿媳妇好。老人去世后,李怀琴心里很不是滋味,二十年前来的时候,家里有丈夫有老人,如今只剩下自己了。

幸好,懂事的孩子们是自己的一份宽慰。家里条件不好,孩子们从小都非常节俭,在环县小南沟乡读初中时住校,一周只要五毛零花钱,到县城上高中时,一周也只花二十几元生活费。五女儿学习好,高考前患病,脚肿的楼梯都上下不了,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最终被西北师大录取,大学毕业时,她原打算考研,因家里情况不好劳力少,只好放弃。她在县城读书时,看见苹果特别想吃,但手里只有五元钱舍不得花,攥来攥去最终却弄丢了……儿子在甘肃农大上学时,每顿饭都不敢吃饱,上高一时,一袋一元钱的方便面对他也是奢望。

时至今日,李怀琴坚信读书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儿子和两个小女儿是前后上的大学,学费生活费主要靠助学贷款,小部分靠她找亲戚朋友凑,孩子上大学需要电脑,李怀琴就把家里耕牛变卖了凑钱给她们。

2018年儿子从甘农大毕业,现在临夏上班。2019年女儿从西北师大毕业,现在环县一家公司上班。最小女儿今年从天津商业大学毕业。

时光荏苒,从丈夫去世算起,如今已过了二十四年。对常人来说逝去的是岁月,增长的是年龄,对李怀琴来说,却包含着多少无以言表的酸甜苦辣。二十四年来她起早贪黑,在百亩山坡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耕种锄草收割打碾,如今家中粮食堆满仓。昔日一家九口人挤在冬季跑风夏天漏雨,土炕塌陷的破窑洞,如今院落正面三孔砖窑,两边各三间厦房。那时七个孩子最大十二岁,最小的还在腹中,还有一个年过半百、卧病在场的婆婆需要照料。二十四年,孩子们吃饭穿衣上学,她又当爹又当妈,度过了艰难的八千七百六十天,如今四个女儿已出嫁,且为人母,三个在读大学的孩子,今年将全部毕业步入工作岗位。

如今,在国家脱贫攻坚惠农政策的帮扶下,李怀琴家房院宽敞亮堂了,家中余粮满囤,羊棚盖起了,建起了雨水集流场,山土地平整了,自来水接入进户了,她家今年也将脱贫了……

近日,笔者借出差机会,见到了在甘肃临夏上班的苗会凯,他托我们给母亲带话:妈!您含辛茹苦独自一人把我们姐弟七人拉扯大,如今我们都长大了,您一个人在家不要太累了,一定要多保重身体,等我结婚成家了,把您从乡下接出来一起生活,让您跟着我们好好享福!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李怀琴是一位了不起的农村妇女,她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硬生生的独自一人把一团糟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她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三十七岁失去丈夫,独自一人坚持坚守把七个年幼孩子抚养成人,还供养了三名大学生。她更是一位孝顺的好儿媳,丈夫去世后二十多年悉心照料婆婆,养老送终。

她很平凡,可她的平凡却让每一个熟知她的人,打心眼里佩服她称赞她,她又不平凡,她以自己普通的人生经历给我们提供了一条探索生命真谛的最好例证!